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真诚 友谊 开心 澄怀 平等 厚德 学智 飘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  

2010-01-25 20:09:28|  分类: 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山色空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  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      说起太白山,其实是秦岭的一条支脉——终南山的主峰,海拔3767米,为秦岭群峰之冠。山上长年积雪,望之浩然,故名“太白”。从西安的大雁塔上南望,天高云淡时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其峰顶,但是半遮半掩,很难睹其真面目。秋天登山观雪最佳处,当数太白山。朦“雪”亦奇

      登上太白山,即可欣赏到红河丹崖、斜峪雄关、古枫幽境、平安云海、太白明珠等自然景观。在太白山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区,还保存着比较完整的第四纪冰川遗迹。该保护区是开展科学研究难得的“天然实验室”。一个个高山湖泊,碧波荡漾,令人陶醉。这些冰蚀湖自古就有“太白池光”、“高山明珠”之称,被列为太白山八景之一。

      一路上,到处是残雪和挂在岩石缝隙里的冰柱。高山上的雾说来就来,时不时就在雾中跋涉,挺迷离的。太白山顶的大老爷海,也时不时在眼前晃悠,一会儿似乎就在眼前,一会儿远远地挥舞着雾环向登山人招手……山道之景犹如鬼斧神工。在拔仙台一带,石河、石海望之浩然,似有翻滚奔腾之势,令人眼花缭乱。由拔仙台环眺四周,角峰、槽谷、冰斗、冰坎、冰阶等第四纪冰川所特有的地貌形态历历在目。太白山顶终年积雪,从关中平原眺望,白雪皑皑,银光四射,蔚为奇观。自隋、唐以来,眉县汤峪便是关中著名的疗养旅游胜地,先后建有凤泉宫、凤泉汤、唐子城等行宫。李白、杜甫、韩愈、苏轼等名人学士也曾多次登临太白山,吟诗作画,“太白泼墨山”便传说为李白历作诗之处,唐代著名医药学家孙思邈,人称“药王”,长年隐居太白山中,研究太白山中草药为民治病,太白山中至今还遗留有他采药走过的栈道的捣药碓窝。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“太白”归来不看山

      太白山地貌复杂,特点各异:低山区是被黄土覆盖的石质低山;中山区奇峰林立,怪石嶙峋,千姿百态;高山区是遗留下来的第四纪冰川地貌冰斗、角峰、槽谷及冰碛堤等。从而形成多特的气候、土壤、植被垂直景观带。复杂的环境和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这里成为我国华北、华中和华西植物区系的交汇之地,植物种类繁多,资源丰富。林区内外,药用植物漫山遍野,素有“太白山上无闲草”之美称。现已调查记录到鸟类230种,兽类40种,昆虫也有500多种。

      有人说“太白归来不看山”,并不言过其实。从西安出发,到达太白山脚下,仅需6个小时的汽车行程。从山脚向上望,太白山横空出世、高耸云天的雄伟气势,让人精神为之一振。从山脚下汤峪口乘车出发时,车窗外还是一片翠绿,不多时,林海已不多见,气温也骤然下降到冰点。40多分钟后崎岖山道两旁就尽是绚丽多姿的雪景。那高大魁梧的太白红松变成了一座座似冰雪雕砌成的宝塔,路边低矮一些的灌木杂树,成了一丛丛奇幻无比的珊瑚树;至于迎风处树梢上形成的冰挂奇观更是多彩多姿。如果不是偶尔发现树干上跳蹿着的松鼠,你会感到这儿的时间和生命都已停滞了。攀上海拔3767米的拔仙台,极目四顾,一片空阔,远处云雾缭绕,一望无际,是林海雪原般的壮观雪景。

 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黄河长江分水岭__太白山风光 - 髯书之歌 - 髯書之歌 de 書畫沙龍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